質量效應3

•六月 30, 2015 • 發表迴響

質量效應3有很多美式元素,同時也體現西方的終極價值:

1.有一種信念是全人類/全宇宙共有的。

2.衝突合作。保有獨特性的狀況下彼此合作。

3.理想的人文主義:劇情設定顯然對人文主義有絕對的偏好,堅守人性的價值能贏來更多戰備資源。

4.英雄必須挺身而出,一般人則需要在能力所及的範圍肩負同樣的道德責任。

5.多種族的銀河系會是什麼樣的狀況?只有美國人才會去想像銀河系政府。

6.善與惡並非絕對。壞蛋也能有好的貢獻,好人也能做出壞事。

廣告

2015/05/26~27

•五月 28, 2015 • 發表迴響

1.

剛剛路過一間叫「阿猴的店」買晚餐,店外貼著反對派、左派、黨外運動、藏獨的各類旗幟海報,門口的自動門上竟然寫著「馬克斯主義..」之類的詞。進去之後老闆不在,只有一桌客人在吃飯,我衝著裡頭喊我要點菜,老闆才慢悠悠的出來。他們的菜單是兩張用了很久的典型A5尺寸菜單,通常是讓客人在上面填寫數量,奇怪的是整間餐廳就只有這兩張,而且是被用過的,髒兮兮的。我只好看著這張菜單直接講要點什麼。

料理做得非常隨便,價格卻不便宜。結帳時老闆沒有足夠的鈔票,還跑去跟客人要鈔票,客人顯然是老闆的朋友。無論是服務態度還是餐飲品質都非常糟糕。

比較有趣的是店內的東西。牆上貼著一位名叫許村旭的攝影作品的印刷稿,桌上則放著完成的許村旭攝影集,附帶作者的簽名。裡頭有很多1980~2000時期的照片,有年輕時期的陳水扁、呂秀蓮,有鄭南榕、林義雄、詹益樺、連戰、宋楚瑜等人,還有一些當時的生活照片。除此之外還有一本小書是關於1987~1989年黨外運動的照片,在肅殺的氣氛中走上街頭爭取民主,包括了鄭南榕與詹益樺的自焚照片。

其實我可以明白台獨份子與民進黨那種義憤填膺的心態,看過這些史料之後沒有人會不痛恨國民黨做過的事情、沒有人會不緬懷當時冒著巨大危險對體制進行抗爭的民主鬥士。

陳為廷林非凡阿、黑島青阿、大腸花阿…之類的人,我能理解他們的憤怒與激情。但我也明白台獨是一條死路、也沒辦法否認自己確實有屬於中國的那一部分。把舊時代的仇恨拿到現在來渲染也非常過時。惡毒的認為有這些人當砲灰來滋養台灣民主真是一件好事。這想法非常惡毒,但我還是很同情以前黨外運動的那些人。如果他們突然奪權宣布台獨,引來中共攻擊台灣,我也不會怪罪他們。

P.S.我沒有吃完,把飯菜全丟掉了,實在做得很隨便吃不下去。

2.

認識一個人妻,她跟20多個男人搞過外遇,大概都是很短的那種。我以為她沒小孩才這樣,結果她說自己有兩個小孩。我跟他說有兩個小孩應該很忙,她竟然還有這麼多時間搞外遇,我沒有質疑他做為母親的不負責任,但她還是感到慚愧。我們聊了很多色情的東西,聊的過程非常坦白直接,我相信這個女人是全世界跟我最親密的人,人生在世恐怕很難有這麼無拘無束、親密的關係。這是一段可能會不合法的關係,但她完全值得我去犯法。因為這種關係才是所有關係當中最真實的。反正我又不是第一次當小王。

3.

參加一個弘揚佛法的法會,過程沒啥印象,主要是做完法會之後跟幾個阿姨聊孫子的教育問題,孫子跟阿公阿嬤要了一萬塊錢買了B開頭的高級耳機,他們在爭執該如何教育這個小朋友。我跟他們說這可能會養成小朋友好逸惡勞,只想投機取巧買享樂品的惡習,但是否會變成這樣還不知道,也不需要想這麼遠。首先,身為大人,不需要顧慮小孩是否覺得自己煩,該說的還是要說,就算沒用也要說。再來,阻止阿公阿嬤塞錢給孫子,然後把耳機拿去退掉,把錢還給阿公阿嬤,避免小孩心存僥倖。

4.

我是一個刻薄、嚴重外貌協會的人。有一個新搬進來的房客長得很醜,是賣雞排的,我故意對他很冷淡,因為我討厭長得醜的人。除非這個人有學問,例如我最近認識一個皮膚有病的建築師,我們就聊得很愉快,我跟他說自己是竹中畢業的(我說謊),聊了很多美學的東西,就很喜歡這個65歲皮膚潰爛的老頭。

5.

在賀寶芙搭訕了兩個女生,一個是做企劃的,另一個是剛畢業的小學老師。做企劃的聊了一下不來電,他吃完之後就走了。女老師倒是非常有聊,聊了很多教育有關的東西,聊了很多垃圾話,就算吃完了還是很有默契的留在店裡聊天,我還藉機(想知道她有沒有肌肉)摸了她的手臂,很多次,她完全沒反抗。要電話要LINE也很順利,她還主動說改天要一起吃飯。所以有機會推倒嗎?現在我明白,不要去想那些東西,不要抱持任何希望,把這件事情拋在腦後不要去想。

6.

經過一個酒吧想借廁所,結果被一個高挑的正妹搭訕,典型的快速互相問答之後,她還熱情的勾著我的手。那個女生有帶男伴,是一個高大帥氣的外國人。接著我就跟他聊天,他同樣也是很熱情,會耍白癡開玩笑,但完全沒有幼稚的感覺。換做是台灣男人肯定會很幼稚,他們教我有關墨西哥美食的知識,雖然沒興趣但我還是繼續聽下去。這種女人被很多台灣男人仇恨,泡酒吧、跟外國人搞,但我覺得這種女人最好了,因為很好聊天很好相處很開放很熱情很舒服。

6.

聽到了一種說法,認為亞歷山大時期的希臘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希臘,因為整個希臘統一起來了,亞歷山大符合希臘美學的一切標準:年輕帥氣有肌肉有頭腦還雄心壯志,不僅打敗了波斯人,也探索了東方世界,他完成了希臘人的夢想。但這之後希臘很快就走下坡了。這是很有趣但也很平淡的說法,讓人覺得希臘統一完成夢想其實也沒什麼,最有趣的仍是前半段發生的事情,那個探索科學與哲學,內戰、抵禦波斯人、悲觀厭世的希臘。

7.

人類的很多衝突其實都是理智造成的,為了防範未來發生的災難,於是在當下發生衝突。以前覺得這是一種美德,不應該等到狀況非常糟糕時才行動。現在卻發現這其實造成很多不必要的、愚蠢的、浪費資源的紛爭。冷戰就是這種理智運作的產物,跟遠在天邊的敵人進行軍備競賽與代理戰爭,最後不了了之。

8.

資本主義需要過度消費來支撐,而且會造成貧富不均。由於製造技術越來越發達,很容易滿足大部分人過著品質不錯的生活,有太多錢其實沒啥用處,未來必須由另外一種制度來取代資本主義。然後我就想到了之前其他房客所說的金星計畫。確實很值得再琢磨。

9.

跟一個認識很久的網友在LINE敘舊,他問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他不知道我想要的到底是什麼。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為什麼讓她有這種感覺?她一開始就知道我約她是為了約砲,但她還是不明白我要什麼。對阿我到底要什麼?不管了。我以為當初見她時穿脫鞋很LOW,但她跟她的GAY朋友一致認為我雖然賤賤的,卻很有風度也很性感,他們很喜歡我,而且我送他的禮物他非常喜歡。

10.

跟一個可愛的女學生用LINE聊天,她是亞斯伯格症中難得長得比較可愛的女生,會下西洋棋、看哲學書,有一天她竟然跟我說她喜歡共產主義,然後整天跟我聊書的東西,她約我的地點也很怪,像是醫院餐廳之類的,我就懶得赴約,跟她說我沒空,到現在還沒見過面。由於聊天都是聊書,我才意識到聊這些東西很無聊,還是聊吃喝玩樂、聊垃圾話、聊感情比較有趣。說嚴肅的東西勉強還能聊,但我說她可愛則會被她完全忽略,就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就覺得這女人怎麼這麼無聊。

11.

免費圖庫已經無法滿足我的需求,所以辦了一個付費圖庫。

從西方的角度切入中國,會嚴重誤讀中國國情

•五月 11, 2015 • 發表迴響

西方喜歡把中國定義成極權政府,實際上中國傳統文化傾向於權力分割+發達的文官制度。後來是為了追求超穩定結構才會廢除相權,加上清朝入關之後設軍機處,由滿人實行權貴統治,才形成實際意義上的獨裁政府。後來中央衰弱,導致北洋政府時期的狀況,有軍閥混亂沒錯,但也有自由的思想與資本主義蓬勃發展,不像南美洲或非洲那些前殖民主義,繼承了殖民者的剝削手法,專靠殘害人民為生。中國的專制顯然與他們不同,如今的中國政治制度仍保有以往靈活的文官制度,他終究比不過民主制度,但也不至於太差,或者如同批評者常講的那樣–缺乏靈活性的專制。由於近期發生的事情,沒人會否認中共確實具備靈活性。對公民社會的壓制僅是為了確保共產黨具備改革的話語權。與西方國家不同,中國放任公民社會所帶來的壞處可能大過好處。公民社會確實需要一段適應期,但如果這種適應期的風險太大,他們寧可推漸進改革也不想冒這種風險。

導致國家覆滅的原因

•五月 10, 2015 • 發表迴響

以往改朝換代,皇帝專制造成的損害是最無關緊要的。而且嚴格意義上的專制是發生在明朝之後,因為朱元璋廢除了宰相,王權與相權的平衡從此消失。

導致國家覆滅的只有幾個原因:

1.貨幣政策有問題:中國使用的錢幣需要開採與鑄造,所以中國長期都有錢荒問題,也就造成借款利率在整個歷史上居高不下。

2.人口增長造成的土地兼併:貨幣供給不足,土地的價值相對提高,增長的人口需要分配田地,能分得的田越來越少,窮農卻常常被迫賣地籌錢,兼併由此產生,最後導致社會大亂。

3.隨著時間演進,舊制度不合時宜:以唐朝為例,盛唐的開放政策原先讓民間發展充分,但後來經過幾次制度變形之後,給了邊境兵鎮軍事與政經權力,使他們能在地方坐大,最後危害中央。

4.外患:外族入侵

5.行政官員腐敗:臃腫的官僚體系,不僅養官成本大增,層層剝削的潛規則也讓老百姓感到痛苦。

世俗主義的神

•五月 7, 2015 • 發表迴響

美國是世俗主義國家,做為宗教大國,他們推廣耶穌的方式也是與時俱進。起先是在歐洲,從神壇走向民間,透過牧師下鄉傳播的方式重新找回教徒。之後在美洲,清教徒的貧苦觀念開始被一種「賺錢是榮耀上帝」的說法給取代,替個人積累財富慾望所創造出來的社會活力找到了理由。

接著成功神學、激勵神學之類的東西被創造出來,更以世俗需求為切入點。

前些時候,耶穌被擬人化,大量有關耶穌擬人化的作品推出,顯然耶穌也有與我們類似的煩惱,但他還是完成了自己的神性。

至於最近,他們甚至不描寫耶穌,而是耶穌死後,人們如何繼續完成他的遺志。

整個過程是一個世俗化的過程,相比之下伊斯蘭教就不是世俗主義,優劣很明顯就出現了。

電影是更好的國際溝通語言

•五月 6, 2015 • 發表迴響

記得幾年前曾有人說,雖然兩岸還處於分裂的狀態,但電影圈早就已經完成兩岸統一。

換做全球範圍也一樣,當美國的電影可以打進中國市場時,玩命關頭7在中國的票房竟然比美國還要高。

分析師說了一句話:「電影確確實實是國際化的語言」

當人們認定一樣東西有抽象上的價值,其價值幾乎等同於物質的價值。

•五月 4, 2015 • 發表迴響

很多人不能理解藝術品為什麼這麼貴,其實想想股票市場吧,股票與經濟實體並非水平線,那股票的價格是如何標高的呢?人們的期望。光是這種期望就足以凝聚龐大資金,而且這種凝聚並非愚昧,他可以創造更好的經濟效益。如果今天股票與實體經濟的價格是1:1,他們就沒辦法拿多出來的錢做大膽投資。

藝術品也是一樣,一台鋼琴裝一個具有聲音感應裝置的碎紙機,他們用音樂做出一團廢紙,雖然只是廢紙,但你知道她們是起源於特殊的巧思,所以她是有額外價值的。

大部分人其實都會買品牌產品,這就是對抽象價值的消費,但還是有很多人低估了「知道」所帶來的抽象價值,知道這幅畫的作者生前很慘、知道這個公司的創辦人有多聰明,其實沒有差別。其作用力不只真實存在,而且常常比物質價值要強。

如果一個人打從心裡明白這點,就不會對藝術市場有任何疑惑。

同樣的道理也能進行擴大,好比羅馬帝國的防禦策略,就是以外交手段+恐嚇構成的,實際上他們無法防禦帝國全境,但他們可以透過血腥報復的方式將恐懼植入敵人內心,這種恐懼也是抽象價值,也確實存在效果。

所以嚕~這些抽象價值全都是共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