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覺行為

我常常因為階級歧視的用語被家人罵。

例如拜拜、求神問圤的人,聽他們求神拜佛的過程(通常都是無助→求助法師→亂信一通→得到心靈慰藉),我會很不以為意,並且恥笑。

恥笑後想想,其實也不能說他們笨,因為他們有一些人真的很聰明。

讓心靈平靜有很多種方式,依靠神明不失為其中一種好方法,反正只要效果到就好了,而且神明的好處就是不會被毀滅,永遠存在。

每個人都不一樣,際遇也不同,不能因為他們不懂得用內省與分析淨化自己而笑他們蠢。(我也沒辦法確切保證學習內省與淨化跟信神之間能比較出效果高低),也許他們會內省與分析自己,同時也求助神明,雙管齊下。基於個人際遇與精神壓力不同,信神的理由很多,有可能壓力大到無法靠獨楚與自我分析來解決。這點同時也是我所缺乏的(我沒有壓力大到必須信神的經驗,例如陳水扁那樣)。

經過這一連串思考,我的腦筋找到讓我家人滿意的答案。只是通常沒過多久,我又會退回原點,回到過去會不自覺恥笑神明的那個我。

可能原因有:

1-1.我所看見那些信神的人多半並非我所假設的那樣,他們只希望神明保佑,希望別人改變卻忘了改自己的個性。這些信神的人可能真的很蠢,我只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很尊重別人,才改變自己的態度。

1-2.不知不覺把事情二分並且強迫選擇其中一樣(我的老毛病,媽個b)

2.我喜歡透過貶低別人來得到快樂。

3.我不用心

廣告

~ 由 nofreedomena 於 一月 30, 200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