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結

我必須承認自己的內心存在著太多憤怒,不管是情感上的還是生活上的,從小到大累積下來的種種,太多對自己心理狀態負面的想法,許多問題看似被解決了其實並沒有,依然在我毫無防備的時候跳出來搞砸一切,也許這些需要練習。愛需要練習、溝通需要練習,並不因為這些東西是真理而不用練,尤其是當我對這些東西很陌生時。

人並非全然被美好的想法所驅動,對美好事物過度的憧憬有時反而是阻礙,有的時候恐懼也是很好用的香料。面對著親人的死亡,也許在死亡的前夕,她展開回憶之旅,最終到達剛出生的時候,一切真相大白。對於活著的我來說,縱使不相信助念之類的儀式,但死掉的人依然用另外一種方式存在於世界上,聽著法師講述極樂世界的模樣,(例如吃飯不用洗碗、不需要擦香水就會很香、可以住在黃金做的屋子裡…),雖然荒唐但卻流露出一種幽默,她只是開始準備到另外一個地方而已。助念的時候我其實是可以哭的,我也知道我有辦法哭,但我卻不想哭,也不覺得這是一種壓抑,只是因為沒必要,我分不清楚這是因為亞斯伯格症所造成的問題抑或是早已習慣了不哭泣,反正就順其自然吧!

打開屍袋前是一種很尷尬的處竟,有點想看真正的屍體,但又有點害怕,那種怕不是害怕看到心愛的家人死去的模樣,而是一種面對前所未有體驗前的掙扎。看到屍體因各種原因而呈現浮腫、腐爛時,反而打趣的開始拿生前的模樣來比較,發現死的跟活的並沒有太大差別,除了某些部位有點小腐爛外,其實很像是在睡覺一樣。

雖然不熟悉流程,但早在儀式開始之前就預估到他們會打開屍袋,打開屍袋表面上是為了灑金剛砂還有放舍立子,但這其實也是一種心理運作幅度最大的時候,我有些想法,有些念頭,我想從中得到某些啟發。

生與死是人生當中很重要的經驗,那會督促一個人開始思考某些事情,我開始總結先前所作的所有事情,那是很難以啟齒的,也許每個人都一樣,用很嚴苛的方法來審視自己進而得到許多愧疚與自責,並且為了掩飾這些問題發展出一套方法。我發現幫自己找許多藉口其實是很重要的,活在這個世界上不能老是把自己所有的錯都歸咎在自己身上,好的藉口不僅能抒發心情還有助於釐清問題,因為藉口其實也反映出某部分事實,能總結某件錯誤所產生的問題,更重要的是找藉口其實不跟自我反省衝突,而是能並存的東西。

某天有人跟我說他想嘗試一次只做一件事,但他失敗了。她所想表達的只是一種嘗試,可有可無的那種(我也跟那個女生說過自己想要嘗試追逐人的感覺,她跟我說那很痛苦,我卻回她「我只是在貪圖我沒有的經驗而已」)。我卻很習慣的把這件事情連結到商業書籍所講的知識,那些勵志的東西上,到最後才發現自己想太多。一直以來我都認為,不斷與人分享勵志知識的人某方面其實最缺乏精神上的穩定,他們其實是經不起挑戰的,無法變通的。總覺得自己太多包袱、太多成見,而且問題的肇因只是思考技巧不好,這給了我很大的信心,因為我發現口誤、說笨話的原因其實多半只是肇因思考技巧上的缺陷,我逐漸釐清這些東西,但也發現這些東西並非問題的本質,問題的本質是建立在人格上,我很懶。

經歷了這麼多事情,遇到了這麼多人,逐漸發現更真實的世界(並不一定是更大或更美好),看到了Evadne發現我很像她但卻找不回來,那是一種無關思考技巧的感知能力,我一直想找,但人會改變。我很懷念自己,不是懷念過去的自己,就是懷念自己,懷念自己某些狀況,想保持這種美好的狀況。

愛似乎是最好的解藥,但又並非絕對。憤怒是一種助力,用故作鎮定的謊言所包覆的憤怒卻又是有害的。

廣告

~ 由 nofreedomena 於 三月 9, 200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