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團結影片?

這種企劃案其實常常有人提到,只是最後多半無疾而終。

因為想幹白工的人通常都不是能幹的人,請給自己的才幹定個價吧!

昨天有人寄fb簡訊給我,說想拍一支v低歐,邀請社會賢達來為台灣說一句話,不分藍綠,沒有政治…之類的blahblah

聽到這種話,我腦中其實五味雜陳,政治的內部傾扎非常難解,若要問我如何解決台灣政治與公家機關內部的傾扎問題,我想採取4世紀以前的方法才是最有效的,就是把那些派系全都邀請到一個房間裡,然後一聲令下把他們全都宰了,在我看來這才是解決傾扎最好的方法(所以他們常常這樣幹)。

現在當然不能這樣做,所以整個國家只好被許多傾扎給消耗,誰都沒有辦法。不過論起台灣大團結之類的影片,考量到當前台灣的患難,可以參考甘乃迪與邱吉爾兩個戰時領導者的演說,他們兩個人之所以勝過同時代的演說家,原因就在於他們並不粉飾太平,裝模作樣。他們直面那些殘酷的困難現狀,選擇揭露他們,並且透過大無畏的話語激勵人們。

二戰時期的英國人回憶起邱吉爾時,依然相信,要不是有他大無畏演講激勵人心,英國可能早就陷入納粹的魔掌。這種敘述也許誇張了一點,卻很好的體現那種感激之情。

華人基本上缺乏演說家,因為社會氛圍不鼓勵人們演說,謙虛與寡言大行其道(實際上也沒有真的謙虛寡言,多的是愛講話的人),被儒家那種一堆大道理的卑劣風格所污染,講大道理是最不能激勵人心的。而在歐美國家,會很明顯的感受到他們的口才確實不錯,彷彿每個人都是高明的演說家(美國友人說,這其實也產生負面影響,美國人是最嘴砲的民族)。華人高明的演說家多半偏向溫和風格,缺乏雄辯的銳氣與傲慢的魅力,然而有的時候要激起人們的血性,傲慢是避不可免的。

甘迺迪所處的冷戰時代,太空競賽如火如荼,當時他就提到,美國之所以要登月,不是因為那很容易,而是因為那很難;邱吉爾所處的二戰時代,他說「現在並不是結束,結束甚至還沒有開始。但是現在可能是序幕的結束。」

這些都是殘酷的話,但這些話不僅沒讓人心生畏懼,反而因為那種困難性,激起了人們奮勇的進取心,就在國家最危急的時刻,讓人們願意團結起來抵禦各種艱險。

這種高明的演說能力不是智力的產物,更多是文化與特人經歷的產物,笛卡爾則認為雄辯是才華的產物。邱吉爾之所以勝過當代演說家,與他家族及他個人的憂鬱症病史有密切關連, STORR, ANTHONY認為他那種直面危局的大勇,來自於他長期與躁鬱症對抗所鍛鍊出來的能力,所以他更懂得如何戰勝心魔。

文 化層面上,歐美人更能欣賞匹夫之勇(我相信這4個字翻譯成英文時,至少不會像中文那樣充滿貶意),從日耳曼人時代所流傳下來的冒險文化,透過神話故事與血 脈影響了後代人們對於勇氣的崇尚。我很確定華人社會缺乏這種追求冒險精神的氣質,更多的是遵循一套中庸的做人態度,這種文化氣質也使得演說家普遍沒有浪漫 的氣質,不時興大膽愚蠢的冒險。

所以要再台灣搞美國總統的那種演講內容,真的是一大挑戰。

當然,比這更大的挑戰,就是整個計畫是否真的能成形,而不是像以往所有的案例那樣,最後石沈大海。

廣告

~ 由 nofreedomena 於 九月 12, 20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